映像诗歌论坛's Archiver

木芙蓉花下 發表於 2014-5-4 15:06

蜘蛛与荷花-----碎米达王爷春天三部曲

蜘蛛与荷花-----碎米达王爷春天三部曲


之一   碎米达王爷的春天


1]
斗转星移  王爷在太空漫游的灵魂逐渐凝聚
也可能比银河系的尾巴大点   或者小如大海的虾米?
这个疑问横亘在王爷的发音器官   阻塞着凝聚成型的通道

那只不过一瞬间   在亿万年审视的过程中   我与神一样不能自主
那么  花开和流泪总有目的   旅行在光年中思念的藻菌还是蓬勃的生长
也许是夜晚星河的迷雾    在眼睛的窗户之上将发丝凝聚成型


2]
那么  当那只秃鹰终于停驻在一块岩石之上  太阳悄悄地醒来
旷野和乡间生活的安抚   小米与蔬菜的香气  清晨竹林间悠闲的清风
你挑着空筐经过的木桥  以及笨重的初夏的感觉   这个是人间啊

王爷决定幻影成蛛   匍匐在必经的木桥下吐丝   这个民族的捕食方式
经过了亿万年的进化   属于神走后留下的一个线索    我只能在此守侯并且杀伤
美丽的翅膀   才能为天下建立一个决定性的堡垒和平衡机制

3]
在春天的田野里  蝌蚪也在逐渐丢弃尾巴   你嗅下这熟悉的气息
就感觉到灵魂闪闪烁烁地   它想变化  象春天一样滋生情欲和死亡
可是宇宙冰冷的宫殿   荒芜着没有香火的祭台   骨骼化石被黑夜的女儿捻碎遗弃

水月是一朵刚刚出水的芙蓉  在清冽的影象中  似乎与这沦落的蜘蛛同病相怜
那么  就让水中的镜子来诠释我们的联系吧    你对着别的地方的呼吸
正好是冲着我清嫩的身子而来   那杀气腾腾的丝线也仿佛我前生的巢穴

4]

请耐心等待  在这一颗种子被种植的时刻   日食遮蔽了我的水汪汪的眼睛
对于那场无稽之谈的空战   以及花纹般蟒蛇的王爷我已经憎恶了很久
失去记忆的漫长岁月   当天狼星率领那强悍的部落将我丢弃在戈壁胡杨树林的日子里
我只想将心里唯一的莲子   吐出在水边

每个夜晚   我都不允许那蜘蛛的老脸窥视闺房
更厌恶小桥流水的微观世界竟然是另外一种隔阂和反抗
水月失望了奴役和被奴役的命运   尤其是男性和女性肉欲纠结的权力之迷
王爷   记得那徽章下的人都已经走散在一次高烧潮汐之后
曙光   就在这无知无觉的第一朵含苞待放的清香里



之二  碎米达王爷的绮梦
1]
当亭亭玉立的水月  在一片沁人肺腑的初夏芬芳中含苞欲放的清晨
一只尚未褪尽尾巴的绿油油的青蛙  蹒跚地爬到了花蕊边缘
它贪婪地吮吸着空气中散发的隐秘  眼睛却被牢牢吸引到一个地方
“我的天  每一边莲花芯瓣上边镌刻着一个精致芙蓉花图案
每一枚莲子也似乎有这种古怪的渊源”

这时候天空耀眼的闪电过后  一滴雨狠狠地砸中蜘蛛  
它的嘴角  还剩下那只雪白的桑蚕刚刚变化的蝴蝶翅膀  扑腾激动在嘴里的雪白的翅膀
边沿细心地被造物主绣着淫荡的蓝色旌旗  震颤在青蛙眼睛里的蛛网渐渐被雨打湿
然后   烟雨中的杨柳  喜鹊  以及布谷  黑夜的乌鸦  猫头鹰  壁虎都在旮旯里吐了下猩红的舌头

2]
我们看不见这个困惑的疑问  断桥两岸相隔时光的牵连
只见蜘蛛和荷花  都哑然无声地沐浴在初夏清凉的雨网
淤泥也仿佛具备了某中人性的温度   而蜘蛛用来固网的几个坚固的桥墩正在梦里被象征

仿佛一个情人相聚的秋天的夜晚  我们因为革命和战争的疲劳  想躲进画眉的闺房
亲爱的  王爷心里的柔情没有超过眉梢的边界  只在那颗美人朱砂痔上留下过贪婪的潮湿和血渍
“王爷  既然您心中有一个越界的暗示  水月任凭您去更深刻的爱抚
妾无生育的负担  只愿意用卑贱的身心让王爷娱乐  就如同走马边疆”

3]
水月洁白的侗体  铺陈在洁白的锦褥上  乌黑的发丝遮盖了羞红的面庞
只见如花雾般粉红的光   从光洁的肉体上蒸腾着弥漫在空气里  一丝半甜半咸的味道
与檀香混合成绝世的香芬  绿叶村托的花  从洁白到深红  过度一个女人的生命
一针一针细蜜的疼痛   让王爷与水月分离的所有痛苦都得到了缝补

在最后的时刻  水月晕醉苏醒过来  碎米达王爷用一枚金章就要盖在花边的肌肤之上
这是最陶醉的疼爱   请王爷细心地签上  请慢点  让水月再静一静  好享受这美妙的瞬间
王爷的手颤抖地将滚烫的章加盖在那一片锦绣花丛  整个春色都被流星照亮
雪白的皮肤上焦臭的味道  如chunyao一样在王爷的鼻孔回旋  被一声象绝气的呻吟轻轻地覆盖

4]
水月的花泉  流泻下春潮  长度和深度足够浸湿所有干渴的土地  让枯萎的狗尾草象个战士
我如游魂的眼睛   在一个壁虎里找到了寄托  只见健美如牛犊的王爷的体格
与水月瘫痪在金针里的肉体正好阴阳互补   这难道不是娱乐精神的极致
让青梅下的竹马  翻了个筋斗  水月跪着的姿态在春梦里继续被扩大和展示

一个女人的绝色  只能是这样的尤物  而一个王爷的高贵不在于你手心的权柄
我们的结合丝丝入扣  水月如海绵一样弹性深刻的涵洞里  游动着无数王爷绿油油的蝌蚪
那充血的壁上疯狂地伸出触须  缠绕拘押着王爷懦弱的心音  只是一次仿佛亿万年前就发生过天地交媾
一个母亲与一个父亲   诞生在星辰羞涩眷顾的夜晚   没有人能说明爱情与死亡就是香冢边的墓志铭

5]
其实时光会腐朽这一切将风流化为白骨  那么请再次注视这一副画面
一具体格健壮的骷髅  正将用它的手伸向一具体格柔媚的骷髅
我们不应该联想和暗示  只能在这个画面中得到答案  没有翻越  围墙  肉体与心灵的隔膜
存在只是黑夜的白骨   星空就是白骨  两具无生命迹象也无历史的白骨被生硬地搬运组合在一起

我们让想象为小趾恢复一点肌肉皮肤指甲蔻红  然后那一点点雪白的蚕丝被慢慢抽出
小腿 髋部 耻骨盘腔骷髅的头部渐渐复原死而复生的庄严  在某种声音里超越了游戏本身
他们动起来  情感和力量的渗透  与房间  马廊里的喷嚏  月季花上的淡然和谐一遍
我还想继续重复地将风流的声浪  放大到蟋蟀的耳鼓  他们没有拒绝凝听  只是漏过了人类关照生活的繁复奢华

6]
一只被催眠的壁虎  已经习惯了自己心像中这种孤独的练习
把那永恒的画面定格在墙壁   它行走着奇特的舞步  发挥自我的艺术想象
绘制出一副骷髅行乐图  一副反复剥离和恢复肌肤的动态影象

哦   唐僧的戒律没有管辖这块妖芬领地  因为人类风流的作者已经将许多枷锁软化
在不通往天堂的路上  我们能够有限容纳愚昧的欢娱  白骨风流的文学一直被栽种成奇花圃
但愿参与的男人和女人们  在用匕首试探着脉跳的时候  在深入对方肉体和胸脯的地方
不存在欺骗和存在别的目的  欢爱本身可以被谅解  死亡和淫荡的极限也有天神的守护

只是如果世界尚且有地狱    那就是你再在罪恶上加盖永不褪色的油彩  使骷髅行乐图被静止在某个阶段


尾声

只要这个游戏继续下去,世界将宽容它。因为,那本质的金牌一直掌握在我的手里,他们有生育的使命,自由的权力,永远永远谈爱徇情地幻想着,与青蛙蝴蝶壁虎朋友们在一起,被模仿传诵和扩展着,一个传说。


之三   碎米达王爷不仅仅只剩下语言
1]
初夏  那个情欲的梦渐渐被风云淡去  这座风雨中的木桥也经过洗礼
莲蓬清香的平台上  许多蚂蚁和昆虫在窃窃私语着谋生的话题和人类战争的痛苦碎片
而风已经渐渐炎热  蜘蛛网边守侯的王爷   满眼成熟中凋零的幻象

谁的情智认知能够在倾斜的理性天平上  凝聚成你我的回响  将那种责备和理解
碾碎在末世的村路   我明白幻想里的光晕   在扩大着月亮内心的荒凉和惶恐
只是一点惊飞的蜻蜓  红色羽翼也是当初不变的丹心

2]
王爷  你应该更沉寂地凝听那匹棕色马的喷嚏  它的病态似乎与我们夜的缠绵纠结不清
而空战的时光感遥远地袭来  我们的距离也就在这个池塘中央

美人  碎米达还没有失去行动能力没有只停留于记忆的故乡
我知道自己的位置在某年某月整理着一个房间  而如此风雨清凉的荷塘能容纳反刍的瞵光
那只是举手之劳  第一念中涵容了整个王族最不可思忆传乘百年的力量

3]
有人从那边走来  在这个安静的夜晚空谷足音  谁在伸手摘取花蕊?
无言的欣赏和揉凝让消逝的春天的秘密  血一样流淌  紫燕在屋檐抚摩锦绣
感叹王朝由盛到衰崩塌的声音   而我们象蝼蚁一样的迁徙也有着繁衍的目的

水月  我们院子篱门已经残破  出川的消息还没有到来
诗歌有时候是预感和影射心灵中的两个愿望  一个是现实的愈合  而另外一个
则是梦想里的超越  温暖最后就是那性感的脚尖如何在净水中捣碎月华  而生死破碎的碗冉冉飘荡

4]
我还是让蜘蛛的影子遮盖蛙声与灯光  心中的灯盏点点荧火照亮水泊江湖
那也是与男人的世界错综复杂地度过  在秦怀湘江岭南和北方到处流浪
我想有扣子需要重新钉过  只是那最初的原版不知道丢失在那年那月

王爷  狗尾草和狼尾草上翻飞着黄色的蝴蝶  莲花和蜘蛛间也有妾的柔肠
这个风景应该在你与我互相称名的子夜  在我搂紧你动脉复兴的天空
我最后听见了那人的脚步  由远到近  从里到外  原来是自我的呼吸轻柔绵长

简要导读:

王爷试图建立“蛛网法则”的时候,立即遭到聪明的水月强有力反抗[碎米达王爷的春天],然后,在第二首出现了回忆:他们前生的那种异性关系,水月是作为王爷妾的身份出现的,奴役虐待和受虐待等等两性不平等关系隐含着人类精神过去时代的特征。[碎米达王爷的绮梦],在最后,主要意趣是寻找我与自我 他人 社会 自然达成深刻的生命谅解,建立一个多元共存的自由平等的新人格和与世界良性互动的新关系。这是一个新的开始。当然,文本所展示的更丰富复杂,允许读者有自己的个人理解和解读歧义。

轮回的马 發表於 2014-5-8 16:18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20:23 編輯 [/i]

上去,一直记得这些
这些黑色的幽趣
只是一些东西过于定性,或者是稳固了

[b][url] [img] www.138363.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m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m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幽谷幽兰 發表於 2014-5-10 07:12

这一组有蒙古诗史的特点
读您的诗歌,好像在津津有味地听故事

天然石 發表於 2014-5-10 21:17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20:23 編輯 [/i]

信息量挺大,先留个脚印,再慢慢欣赏

[b][url] [img] www.138063.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M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M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陈建 發表於 2014-5-12 15:08

结构上仿佛蛛网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